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关于我们 > 正文

飘扬在大山中的帅旗2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2/11/7 19:41:17

战天斗地,宁可累死不能饿死

 

1975年隆冬,莱芜县一个公社的一间办公室里,走进一个土头土脑、逢人就笑的30多岁的农民。他向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诉说,他们村想修水库,在章丘县托人弄到了10吨水泥指标,缺700块钱,想从公社里贷点款。谁知,那位公社干部没听完就跳了起来:“不行!不行!把钱贷给你房干,你们拿什么还!你韩大吹也甭打保票,到时候把你卖了也还不上。”

也难怪那位干部这样说,谁不知道当时的房干是个穷干了底儿、穷瘪了气的老山窝,是有名的“三多”(光棍多、逃荒要饭的多、石头多)、“三靠”(吃粮靠统销、花钱靠救济、生产靠贷款)、“五无”(吃的无粮、住的无房、进村无路、山上无树、沟里无水)村,经济长期落后,群众生活十分艰难。房干本来就是在道光年间要饭的、逃荒的聚集起来的穷村,光棍子成排,救济户全算,已由原来的20多个姓、200多户人家,变成了11姓、100多户人家。自解放到70年代,一年12万斤救济粮填不饱肚子,村民成群结队外出讨饭。在公社干部眼里,房干就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,灌不透的干沙滩。这样的村闯进公社要贷款,能不让人担心吗?

这个“韩大吹”叫韩增旗,是土生土长的房干人,生于194112月。他的童年是在一贫如洗的生活中度过的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。再看到全村人祖祖辈辈受穷挨饿,他从小就立下了一个志向,就是一定要过上富裕的好日子,不但自己过上好日子,而且要带领全村的父老乡亲都过上好日子。所以,不管是1961年至1965年在本村当小学教师,1965年至1970年任村大队会计、副大队长,还是1971年至1974年任村大队长,他都努力工作,尽己所能做好每一件事。正是由于他做出了突出工作成绩,1970年经党组织批准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19742月又被任命为安子湾管理区副书记。但是,他发现在管理区领导的位子上并不能发挥出自己的能力、自己的热情,不能更切近地带领群众搞生产。所以19751月韩增旗毅然辞去了管理区副书记的职务,放弃了转为正式国家干部的机会,回村担任了党支部书记,他发誓要带领全村人民走上致富之路。他的誓言被很多人视为吹牛,说他若能把房干村变成富裕村,癞蛤蟆也能飞上天。因此就给他取了个外号“韩大吹”。

虽然款没贷成,可是水泥还是运来了。那钱是他带领全村22名党员磨破了嘴皮子跑断了腿也挨尽了骂硬从村民手里集来的资。韩增旗自己,则是变卖家里所有值钱的家具和妻子随嫁的箱子,甚至还卖了给爹娘准备的寿木板。就这,才凑了300多元钱,连赊带欠地把水泥给弄回来了。

可是在那个年头,连饭都吃不上,哪有力气修水库?很多人不愿意干,认为韩增旗是在胡闹。可韩增旗考虑问题和一般人不同,他总是从问题的根本入手,解决根子上的问题,治标不治本的事他不做。他认为治水是发展农业的根本,修了水库留住了水,就不怕几乎每年都会发生的春旱,水土丰足庄稼就会增产。所以现在修水库可能更饿肚子,但却是为了今后不饿肚子。为了提高大家的积极性,他组织召开了房干村有史以来第一次修水库的动员大会,在会上他激情澎湃地说:“咱们房干穷不?是穷。穷是怎么来的?就是因为我们没有下力气去干。大伙看人家林场的那些树,只要有一寸的土缝,它就能撑破石头顶了天。我们不缺胳膊少腿,为什么要世代受穷?现在,我们就是拼上命也要大干一场,去改变房干目前的状况。宁可累死,不能饿死!大伙听我们支部的,要是房干变不了样、脱不了贫,老少爷们上来一人一巴掌,把我揍死!”他说得大家一会鸦雀无声,一会哄堂大笑。从前要饭遭尽了罪的人们心眼开始活动了:干,或许是个出路。

从此,韩增旗带领房干人民走上了战天斗地的奋斗路程。为了节省时间,他们把窝棚扎在了工地上,全村150多个整劳力、半劳力和青年突击队吃住在工地上。冬天许多人没有棉衣、棉被,只好几个人挤在一个被窝里取暖。山上的风像刀子,切割得许多人脸上、手上都出了血口子。20多岁的妇女主任韩俊美,带着“战山河青年突击队”在房干口缩河造田,睡工棚,吃凉饭,脚后跟因推车而蹬裂,虎口在打炮眼攥钎子时震裂,年轻的姑娘为了不影响干活,自己找来炮捻子线用缝衣服的针把伤口缝了起来。人心齐,泰山移,在热火朝天地苦干300个日夜后,他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建成了房干历史上第一座水库,田里浇上了水,终于实现了粮食的自给,解决了全体村民的温饱问题。

吃到了甜头的村民继续奔波劳碌在治山治水的热潮中,在新的更加艰巨的任务面前,他们凭着吃苦耐劳、坚毅执著、顽强拼搏的愚公精神,在大山里吃住十年,“早起五点半,晚上挑灯战”,“一直干到腊月二十九,吃了水饺又下手”。十年里,他们共搬运土石1510万方。每年冬天夜战点灯就用掉煤油达2吨多,磨坏独轮车外胎1400条,用坏车篓和抬筐4800个,耗损的钢铁工具足足可装满5辆大卡车。30多年来,先后建成了12座水库和拦水坝25座,修环山水渠24公里,开辟环山公路50公里,建筑大小桥梁180座,荒山栽树800多万棵。山上有了树,沟里有了水,老百姓也有了钱,全村的森林覆盖率达到90%以上,成了个名副其实的绿色村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