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关于我们 > 正文

飘扬在大山中的帅旗3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2/11/7 19:41:47

 

 

这些数字,在别人眼里,可能只是一些符号和抽象的概念。而在房干村民们的眼里,每一个数字都有实实在在的含义,每一个数字中浸透了了多少血汗,村民们最清楚;每一个工程名,都能引起他们亲切而艰辛的回忆。

当然,对这些数字的涵义理解最深的,还是韩增旗。这些数字不仅会引起他心灵上的颤动,而且会直接触及他的感觉神经。他的右臂至今无法伸直,一到阴天下雨就发酸、作痛,就是修苇沟水库留下的纪念。那年冬天,他顶着一床薄棉被睡在山上工棚里,每天都干到深夜才休息。夜里老北风刮得山响,他和几个支部委员都冻得蜷成一团,尿憋得肚子痛也不愿出去尿。就这样睡了45天,容水25万立方的苇沟水库修成了,他的骨膜炎也落下了。肉体上的痛苦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,最使他难忘的是那些心灵上的磨难。那次,村里规划的水库正好圈住几个生产队的麦田和好几个家族的坟地。为解决这个问题,他和支部成员们踏破了多少户人家的门槛。在动员会上,他遇到的仍然是几位队长躲躲闪闪的目光。队长们的家属和那些坟墓主人的后代们都去了,躲在会场外给队长们助威。他一会儿苦口婆心,一会儿连训带骂,招来了多少诅咒。水库动工后,从来没有出过力的懒汉躺到他家的炕上耍赖,躺在工地推小车的路上打滚,是他带着人把懒汉抬到一边。修水渠,他拿着拐尺当量角器,石头垒不正、垒不严的,他当场让扒掉重来;栽树时,坑不够深的,他当场拔掉让重挖,有的愣头青年就当场跟他吵架。

然而,韩增旗没有丝毫松劲。用他的话说,这治穷致富的第一个高坡,就得“咬牙瞪眼攥拳头,硬着头皮往上拱”,要没有这股劲,就一辈子挪腾不出穷窝。他相信,这样干下去,一定会出成果,群众也一定会明白他的苦心。果然,当昔日挂在山腰上的那些“瓢一块,碗一块,草帽底下盖一块”的零星地块被平整成层层梯田的时候;当那些往日不长庄稼的土地喝足了水,长出虎口长的麦穗、尺多长的玉米,涌出金灿灿的大姜的时候;当那“挑担难换肩,驴过挤破鞍”的房干口在“隆隆”炮声中变成平坦的大道的时候;当汽车满山跑、库里鲤鱼跳、家家亮灯泡的神话变成现实的时候;当村里的汽车一车车把山楂、苹果、大枣和村塑料厂、鞭炮厂、综合加工厂的产品运出山去,又一车车地把冰箱、彩电、录放机和带着嫁妆的新娘拉进村的时候,村民们一次比一次更深地理解了韩增旗。韩增旗“宁可累死,不能穷死”、“寸土扎根,破石顶天”的精神,变成了房干全体村民“吃不净、花不完”的统一意志和自觉行动,又进一步被升华为闻名遐迩的“房干精神”。就凭着这种精神,房干村由1975年的人均收入48元,达到了1985年的人均700元,十年大变。在这之后,他们温饱之余不满足,不停步,又达到了1989年的人均收入3800元,在全市乃至全省率先达到小康水平。而如今房干村村民人均年收入已达⒈5万元。30多年,人均年收入增长了300多倍,这不是神话,是实实在在的事实。

就在1989年底,在村会计室的计算器上刚刚显示出那喜人的数字时,山东省委、泰安市委、莱芜市委三家组织部以房干精神为原型录制的电视剧《村魂》来房干首映了,几乎与此同时,韩增旗被评为“全国农业劳动模范”的喜讯也传来了。但是,这天夜里,韩增旗却神秘地“失踪”了——他一个人跑到山上,望着星罗棋布的水库里的粼粼波光,望着那些黑郁郁的果林和用材林,望着爬满山山岭岭的防渗渠和环山公路,望着家家户户全新的房舍和明亮的灯光,他像个孩子似地哭了,哭得非常伤心,也非常开心。第二天,他又若无其事、一脸平静地出现在村民们面前,走进了村党支部的办公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