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关于我们 > 正文

飘扬在大山中的帅旗3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2/11/7 19:42:18

 

 

共同富裕,不让一个挨饿受穷

 

1983年阳春,房干南山上草绿花红,韩增旗领着村干部在一片果林里转悠。按当时“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”的精神,上级三令五申,房干的四万棵果树,要无原则的压低基数,交给三户村民承包,让他们先“冒尖儿”。

“一棵,两棵……一百零六棵,一百零七棵……”村会计有气无力地数数声越来越小。韩增旗同样怎么也打不起精神来,他的脚步同心情一样沉重。终于,他一屁股坐在大石头上,怎么也不往前走了。望着面前一棵棵果花飘香的树,他想起了为了树坑挖得够格不够格同一些社员“干仗”的情形;想起了全村男女老少挑着桶、端着盆、捧着瓢往山上运水浇水的情形;想起了为弄到优良品种,他一次次出去求爷爷、告奶奶、赔笑脸、说好话的情形。这些树,歪了扶,死了栽,全村人操了多少心,下了多少力,淌了多少汗呵!现在刚要大批下果,却要交到“少数人”手上去了。他想不通,因为他的从小就产生的理想是让全村人共同富裕,一起富裕。这一年,房干的果树虽然分了,但韩增旗留了一手,没正式签合同。

就在这次分果树之后,韩增旗大病了一场。亏了那场病,使房干的其他集体财产没有像果树一样被分下去。这场病也给韩增旗一个思考和寻找答案的机会。他借着查病,四处去请教搞政策研究的专家,脑子越来越亮堂。从前的弊病就在于“一刀切”,砍冒尖儿,割“尾巴”,扼杀了个人的积极性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党“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”,是让他们先带个头,走大家共同富裕的道路。这无疑是一种历史的进步。但党并没有“允许”把多数人的财产集中到少数人的手里,把他们“凑”富。这样使“少数人先富起来”,那“多数人”怎么办?共产党还算不算共产党,“为多数人谋利益”的话还算不算数?国家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目的,是让他们起模范带头作用,最终实现共同富裕。这一部分人,可以是一村中的一部分人,也可以是全国中的一部分人,那么全村人一起先于其他地方富起来,也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。于是韩增旗下定决心:这些果树,一定要重新承包!第二年春上,他就这么干了:按人口,确定合理的基数,分配到户。全村人搬开了压在心头上的大石头,像第二次解放一样高兴。有个上年的承包户想不通,拿着那张没正式签定的合同来找他。韩增旗说:“大兄弟,我给你讲个笨理儿,不在乎那三个绿豆丸子,不能让你一支筷子串俩,你说呢?”那个承包户挠着头皮想了想,呲牙一笑走了。

后来,房干的联产承包责任制是这样搞的:土地,按口粮田和承包田分,口粮田人人有份,承包田分给农业重点户;果树,按人头分到户,交给林果重点户看管,收果子时,各收各的,非重点户的拿到村里过秤,提成给林果重点户;牛羊,各户的交给畜牧重点户,在山上统一建圈,粪便和羊毛归重点户,谁用粪谁花钱。水库、渠道、公路等公用设施和器具,都包到专人看管、维修。包是包了,可党支部没有大撒手。农药、种子、化肥、耕耙、播种、收脱粒,全部由村里统一免费服务。这样,村民个人的积极性“包”出来了,社会主义大集体的优越性也体现出来了。村民们说:“我们就要这两个积极性”。

韩增旗曾经有句话:“有一个人饿肚子,共产党就不算共产党!”他主张:“干活人人摊着,分东西人人有份儿。”还在当年穷困艰难修苇沟水库的时候,一天夜战时,一个劳力临时被派出去办别的事,回来时大家把作为“野餐”的一大锅粥喝完了,气得那个劳力骂大街,韩增旗知道了,当面给他道歉,第二天让灶上给那个劳力单独熬了一小锅,韩增旗看着他一气喝了十碗。现在,包是包下去了,可是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勤懒精傻。你送上门的饭食,有的人不一定能吃到嘴里。韩增旗采取了个办法儿,叫做“帮穷治懒罚自私”,作为承包责任制的补充。村里建起了鞭炮厂、塑料厂后,一位和韩增旗有过宿怨的村民战战兢兢地来到村支部,要求把有残疾的儿子安排进去,韩增旗欣然允许。那位村民千恩万谢,韩增旗说:“你说到哪里去了。我是共产党的干部,这是本分。”这件事使党支部定了一项标准——有残疾的人是进村办企业的第一人选。于是,村办企业优先录用了33名残疾人。房干有个青年,绰号叫“天文学家”,因为南京天文台给他来过信。别人劈山修路闸水库的时候,他躺在家里看天气、数星星,还拍着韩增旗的肩膀说:“增旗哥,我往京里调的时候带着你!”韩增旗笑了笑没说话。两次年终分配后,“天文学家”撑不住劲了,找到韩增旗。这时,韩增旗才说:“我不反对你数星星。可得先当好农民,当农民就得干活儿。”韩增旗有个邻居,从前懒得出奇,也馋得蹊跷。别人上工走了,他还泡在家里,等老母鸡下了蛋来炒着吃。是韩增旗拎着耳朵指着鼻子,才把他数叨成现在村里的上等户。房干还有个村民,手脚不大干净,谁得罪了他,夜里他就报复谁。韩增旗给他安排了个活儿——站岗值班,谁家丢了东西,拿他是问。这个村民很快成了规矩人,靠自己的劳动过上了好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