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关于我们 > 正文

飘扬在大山中的帅旗6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2/11/7 19:43:57

 

 

严明纪律,没有墨线走不直锯

 

1983年秋的一天,一封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转过来的人民来信,摆在了原莱芜市委书记的办公桌上。信端的签署赫然醒目:“速查!”往下还有两级领导人的签字。信是房干的一名村民写的,告发韩增旗带人把他家抢得精光,使他无法生存。市委书记不敢怠慢,马上组织了有市乡两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参加的调查组,直插房干村。一时间,弄得全村人心惶惶。

但是,韩增旗却稳若泰山。他坦然自若地欢迎了调查组,并希望调查组把问题弄个水落石出。经过半个月的调查,调查组走访了原告和许多群众,事情终于清楚了。原来,那位告状的村民,前两年修水库时不干活,村里罚他款他也不交。一天,韩增旗看见他把小推车放在路边上厕所,就推着锁到村仓库里。他不敢向韩增旗要,回去把自己的自行车也推来锁进库里,然后给最高检查院写了信。相反,调查组倒是了解到不少韩增旗和村党支部清正廉洁的事儿:几年来,韩增旗在计划生育、批宅基地等方面坚持原则,先后拒贿钱、物等共价值四千多元。他的妻子在泰安住院45天,只委托一位亲戚在那里看护,自己却昼夜不离地钉在村里水库工地上。村党支部成员在批宅基地和参加各类承包时,和村民一样抓阄。在参加劳动、经济分配、福利待遇方面不享受任何特殊照顾,村里办企业,五名支部成员共捐资二万多元。房干大战山河的10个冬春,全体支部成员和群众一样在山上睡窝棚、吃凉饭,群众有事可以回家,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请假,在工地上昼夜轮流值班,平均每人每天工作17个小时。现在,五个支部成员中有四人落下了伤病……

在那位告状的村民交上拖欠的罚款,又痛心地表示悔悟之后,调查组撤离了房干村。这时,那位村民再次找韩增旗请他原谅。韩增旗拍了拍他的肩膀说:“没事儿,兄弟,改了就好。我批评你,可我不治你,你有困难我还帮你!”以后,这位村民真的成了韩增旗工作中的铁兄弟和干将。

韩增旗不但抓一般村民的精神文明建设,更狠抓党员干部的组织纪律建设。韩增旗还是个毛头小伙子的时候,曾经是村里“穷开心”剧团的主演,生、末、净、旦、丑全行,有时在一出戏里同时串三、四个角儿。后来,剧团的团长和导演就非他莫属了。他对这个角儿很有感情,一直到1971年他由大队会计升为大队长的时候,还恋恋不舍。相反,当他那年请求解除区副书记的职务,放弃了转为国家正式干部的机会的时候,他倒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留恋。等他担任村党支部书记,终于如愿以偿地导演起全村这台实实在在的“大戏”的时候,他开始熟练地运用他导戏的经验——抓主角儿、抓班子、抓党员队伍。他说:“凡是能入党的,大小都有点本事,傻子、疯子入不了党。所以,得叫他发挥作用。”韩增旗抓支部班子和党员队伍有个高招儿——抓制度、抓纪律。他说,“没有墨线走不直锯,没有军法打不了仗”。这一招让他抓准了。早在1975年,新的党支部班子刚刚建立,韩增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支部订了“约法三章”:一要以身作则,给群众做出样子;二是一身清廉,不拿集体一草一棒;三是公道正派,铁面无私。从此以后,这三条规章一直是党支部领导成员的座右铭。1985年扩建鞭炮厂,需要从外村招收部分工人。消息传开,登门说情送礼的接踵而来,党支部坚持标准,拒收礼物,严格按条件录用。一名支委的亲戚因不符合条件,照样不予录用。这样,招收80多人,没有一个“关系工”。1993年规划新村,有人为占好地基,送礼上门,托人说情,支委们一个口子也不开。一个村民给韩增旗送去价值八九百元的席梦思床,韩增旗给他抬回去;再送回来,又抬回去。后来制定的“三会一课”制度、民主评议党员制度、村干部任期目标责任制、党员活动和党员联系户制度等都落到了实处。韩增旗还根据实际需要采取一些具体措施:每天早晨,支部成员和各行业党员负责干部都到村办公室集合,汇报情况,部署工作;党支部每月召开一次支委会,专题研究党建工作;每个支部成员都制订了廉洁勤政的“小立法”,贴在村里的政务公开栏里,让群众监督。  

 韩增旗经常教育党员在各项工作中发挥先锋模范作用。哪里有困难,哪里最危险,共产党员特别是支部成员就出现在哪里。治山治水,送炸药、放山炮是最危险的活,党支部副书记、村委会主任绳有文和党支部委员、村会计刘继合主动承担了送炸药、雷管和装炮、放炮的任务。10年中,110吨炸药、30万个雷管就是他俩一趟趟背上工地的。1980年隆冬,长沟水库需要抢险清基,也是绳有文砸开冰面,第一个跳进齐腰深的冰水中。在悬崖上打炮眼谁都害怕,党员韩明昆把绳子往腰间一系,吊在悬崖上一干就是13天,腰部被绳子勒出道道伤痕。韩增旗无论改河造地还是修建水库,总是一马当先,他食宿在工地,白天驾着小车推土、运石,晚上研究安排工作,工作最紧张时,他一连两个多月不回家。   

党员干部的行为深深感动了群众,群众都说:“共产党的干部不是好当的,不服不行!